苏幕遮

【雷→嘉←瑞】凹凸学院两大型男居然都是恋爱脑?!(剧情篇1)

你看你看。超级萌。 @商子裔

沈沉逸:

★雷→嘉←瑞


★本章又名:#凹凸第一疲于应对脑洞过大导致的黑洞#


☆从未想过这类搞笑文会火的我:((유∀유|||))


☆相信我,作者是正经作者,但文是不是正经文……我也布吉岛。


★「男子 A-1st」日常


★还是那句老话:掉粉文章!雷吹瑞吹慎入!(你们有没有发现雷狮对嘉德罗斯的爱称每章都会变❌)


☆还有你们为什么要我发存稿!qwq我没有存稿了啊啊啊!


       祖玛打算和雷德结婚了,半年内。
       而今天,就是嘉德罗斯和祖玛定好,解除婚约
的日子。


        六点不到,天已经黑得一塌糊涂,抬头望去,皎洁的月亮挂在夜空之中。凹凸学院男子宿舍楼下,停着一辆高调而骚包的红色法拉利。一位高挑的翠发女子打开了车门,黑色的西装衬托出她冷傲的气质。


        “祖玛!等等!”坐在驾驶座上的红发男子忽然喊道,待女子不解地回过头,便是一个落在她唇上的吻。


       “快去快回昂!”雷德嬉皮笑脸。


       “……知道了。”祖玛撇过头,红了耳尖。


        她走上台阶,高跟鞋落在石阶上的声音回荡着,像在高调宣誓着什么。


     「男子 A-1st」
       到了。


       祖玛看着门牌号,轻轻地敲了两下门。


      “哒、哒。”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清冷的声音透过打开的一丝缝隙传来。


       一个头上套着印有颜文字图案头带,一头杀马特的银发男子,手上拿着【哗——】牌牛奶,礼貌地问。


        “……嘉德罗斯大人住在这里……真的没有问题吗?”
        祖玛沉默地想。
        她沉吟片刻,对着那人说:“你好。我是来接嘉德罗斯大人的。”


       “你是?”男子听闻,却没有立刻打开门。他一贯淡然的紫色眸子不着痕迹地添了些其他说不明的东西,通俗点讲就是:不听,冷漠,拒绝。


        祖玛的警觉性在这一刻提到最高。于是她舍弃了先前想好的“亲戚”“朋友”“追随者”这类的说辞。


        “蒙特祖玛,嘉德罗斯的未婚妻。”
        祖玛警惕地望向男子,正准备再说些什么,门内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好了,格瑞,让祖玛进来。”


        被唤作格瑞的男人顿了一下,这才请祖玛进去。


        祖玛环视四周,只觉得这个寝室糟糕无比:
        贴的乱七八糟的海贼王海报下隐约还能看到“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口号,墙角不知道是谁放的气球锤竟然遮住了嘉德罗斯大人最为心爱的大罗神通棍(简直不能忍!),还有那糟糕的一箱箱【哗——】牌牛奶(我的天,这年头还有成年人要喝牛奶吗?)……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那个室友!


      带着(눈_,눈)图案头带喜欢喝牛奶的银发杀马特死鱼眼的成年人。


        “一定要换寝室。”
       祖玛内心坚定,但她并不知道格瑞不是寝室中最丧心病狂的那一个。


        “走吧。”
        上铺的嘉德罗斯撇也不撇祖玛,就知道她内心在逼逼什么。他收拾好一些合同,带好围巾,对祖玛点点头。


        他们和谐有爱地走出寝室,乘车远去,徒留下在原地沉思的孤寡老人。


        “嘉德罗斯的……未婚妻?”孤寡老人的语气是难得的惊讶。



——


       “嘉德罗斯回去了?”雷狮回到宿舍,看着原本住着个小胖仔的位子空空如也,他转头问格瑞。


       “嗯。”格瑞淡淡回答,火星在他指尖夹着的香烟头处忽明忽暗。


       没道理啊?嘉德罗斯不是每月才回娘家一次吗?


       雷狮看着格瑞吸了一口烟,他摸索出一瓶啤酒,迟疑着,走到他床位旁,视线却是一直向着他。


        “……要来一支吗?”被注视着的格瑞,沉默了一会,礼貌地问。


        “那到不用。”雷狮把手中的啤酒晃了晃,他只是有些诧异,“格瑞,你抽烟?”


       格瑞眯眼,看了一眼手中的烟,摇摇头,“我一般不抽。”


        “我想也是。”雷狮打开啤酒瓶的盖子抿了一口,“别告诉我你是因为那个小胖仔的离开而抽的。”


       格瑞闻言,却没有反驳。


        “不是吧?”雷狮挑眉,不厚道地笑了。他发现觉得自己的竞争对手比起高冷,竟然是个这么容易伤感的人。


        只是回个家,就这么情深深雨蒙蒙的吗?
        啧啧啧,雷狮忽然觉得自己的胜率很大嘛。


       “嘉德罗斯是被人接回去的。”不愧是知己知彼的对手,格瑞撇了雷狮一眼,便知道那小子心里在bb什么。


        独愁愁不如众愁愁,格瑞这么想着,果断告诉了雷狮一件很是悲伤的事。


      “那个接他回去的女人自称是他的未婚妻。”格瑞轻描淡写地说。


       “噗——”雷狮一口啤酒喷了出来,他一边在格瑞嫌弃的目光下找纸巾擦手,一边怀疑地问,“真的假的?胖仔他说啥了没?”


       格瑞摇摇头:“嘉德罗斯什么也没说。”


       没说?
       ——那就是默认了。


        雷狮突然感到绝望,于是他悲悲惨惨凄凄切切地看着自己的啤酒瓶,果断地灌了一口,方才用着商量的语气对格瑞说:


       “老兄,我想我们都搞错了方向。”


        格瑞冷静地吸了口烟:“我想也是。”
       语罢,他顿了顿,继续道,“我想我们至少得先搞清【未婚妻】的身份。”


        对于他的这句话雷狮用双手双脚表示赞同。


        于是就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两个不怀好意的竞争对手意外地达成了共识。


       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尤其是对于套路终结者的嘉德罗斯来说。